2023年1月28日 星期六

20230123 失去希望的希望女神&借別人外幣

先是夢到我在一輛巴士上,旁邊坐著一位失去希望的希望女神,所以她顯得鬱鬱寡歡,他不斷為世間提供希望,但終究似乎失去了希望,而且遠方似乎有一場戰爭進行著,極需要他提供的希望。我因為深深同理他的感受,所以也鬱鬱寡歡。

車上一旁有群人在聊天,有個男子問我,問什麼要這麼鬱鬱寡歡。我很不爽,以極為強烈的語氣說,我他媽連展現自己的情緒都不行嗎?

另一夢。有人跟我借錢,但我只有外幣,所以我就問對方,他到時會用台幣還我的話,匯率要怎麼算?這個夢明顯是跟「價值觀差異」有關。

2023年1月10日 星期二

20230110 跟玉置浩二的性

睡前把安全地帶的舊專輯翻出來聽,真的被玉置浩二的歌聲吸引,好迷人啊。

當晚就夢見他了,但細節不記得了,但記得我們在夢中有張力很強的性接觸。

2023年1月8日 星期日

20230109 差點被蛇咬

 約莫下午四點,我還是決定要往山上走,儘管那個時間點似乎有點晚了,但我覺得不會有什麼問題。但當我走到目的地時,天色已經暗下來了。

此時正好有幾個人在那裡打完球,要從另一邊離開。我不是很確定從另一邊下山,可以到我出發的地方,我草草看了手機地圖(幾乎等於沒看,我好像嫌麻煩),印象中走另一邊也可以。但跟那幾個人結伴比較安心,於是就跟他們一起離開。

行到中途,我們遇見了蛇,而且那蛇移動速度甚快,滿危險的。我跳著閃躲著蛇,閃開了那蛇。後來又遇見了一條蛇(又或者依然是同一條,我不確定)。這次我想快速跳過他上方,於是先於那群人而行動,但這次那條蛇跳到我身上,在我腿部附近高速移動著。

我很慌張,一直跳著想甩開那蛇,但沒用。最後是那群人其中一個,果斷地脫下了我的褲子,才解除危機。

畫面一轉,我坐在餐桌旁,與幾位女性朋友吃飯聊天。跟他們聊著以上的故事。

2023年1月5日 星期四

20230106 被姊夫襲擊

夢中,似乎姊夫(並非我真實生活中的姊夫)一家人出門去玩了。臨走前他們一直要我小心門戶,我還覺得太大驚小怪了。但他們走後不久,我突然發現對外的門只是輕卡著,沒有真的關上。

就在我關上門時,姊夫突然進門了,而且神情有異。他突然拿起像長棍的東西,似乎有意攻擊我,但不知怎麼的,那長棍到了我手上,他於是跑出去,我追打他到樓梯間,不確定下一步該怎麼做。夢中有種覺得待在家裡並不安全的感覺,好像姊夫隨時會再回來。

雖然現在寫下時,並不覺得特別可怕,但我半夜醒來時,是非常恐懼的,主要是對夢中姊夫那驟然改變的神色感到害怕。

寫一寫,好像對這個夢有點頭緒了,那姊夫,應該是劉吧。

2023年1月4日 星期三

20230104 三位一體女神在夢中唱歌

夢到我在睡夢中聽到了三位一體女神在唱歌 (但衣著東方感的)。 可能是因為睡前在聽Plaid的Perspex?

2022年11月30日 星期三

20221202 放在公車上的書包

 不知為什麼的,我把兩個裝的滿滿的書包放在公車上,有種先放在這,等會再回來拿的感覺。但我搭上了另一台公車,發現很難再遇到那台公車,我於是感到焦慮。後來好像決定要打電話去協尋包包。

這明顯跟我昨天參加讀書會的感受有關。

2022年11月29日 星期二

20221130 被囚禁之夢&女身男胸的艾

 昨夜有兩夢


其一,我在看艾怡良演唱會,來賓好像是阿妹。他們在台上聊天時,阿妹秀出了裡面穿的內衣之類的衣物,現場很嗨。他也很順手地掀開了艾的上衣,但艾裡面沒有穿,所以我很驚訝,但更讓我驚訝的是,艾的胸部是男性的胸部,而且是練得很狀的那種胸部。夢中感覺是艾自己選擇捨棄女性的胸部,用了什麼方式變成男性的身體。我離開之後好像還跟身邊的人討論了這件事,因為那個女身男胸的畫面張力滿強的。


其二,娟的switch被某人借走久久未還,我和州去幫他拿回。那個人是個女生,那個要我們去一個地方猜加什麼活動才願意歸還。於是我們去了,到現在的感覺是類似直銷的活動,但結果我們被那裡的頭頭囚禁起來。他是個很強壯的男子,要逃也很難逃,而且會鞭打我們,但我被鞭打時沒有什麼感覺,即便當他鞭打州時感覺很痛。州一度因痛絕而幾乎失去意識,同時一直要我逃走,但我只覺得「怎麼逃?」心中有種逃不掉的感覺。


我們似乎被囚禁了許久才逃出,於是跑去質問媽(奇怪的轉折),為什麼知道那個女生會陷害我們,還要我們去跟他拿switch?他幽幽地說,反正你(指我)會跟XX良一樣有錢。我於是很憤怒地怒罵他,阿嬤對此很生氣,罵了我們,要我們以後都不要在家吃飯之類的。

這是睽違已久的被囚禁之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