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年10月18日 星期一

20211019 魔法學院的假危機

 我在一所魔法學院裡,舉辦著很熱鬧的活動,有個表演要大家一起跳舞,我做了一點點動作,但覺得很彆扭,於是與人群逆向,想走到沒人的地方。

畫面一轉,我看見一個階梯上方有個人影,從他眼中散發出紅光(或是藍光,讓我想到魔鬼終結者,但其時我沒看過),散發著不祥又危險的光芒。我知道該要逃離這裡比較好。

我似乎在上一段之後失去了意識,恢復意識時,已經是隔天了,我人就在出口處,戰戰兢兢地觀察四周。見沒有危險,於是加速離開學院。

但我很在意我的隨身物品還在學院裡,很想回去拿。我在學院附近遇見了一個學妹,我於是問他這整件事情的始末。才知道那原來是一種設計好的情境,只是一個活動而已,不是真的。

我後來看看角色學到的魔法技能很少(這時又感覺是似乎我只是操控了一個遊戲中的角色),還在想,遊戲就這麼結束了嗎?我是不是還要再多玩幾輪,才能學到更多?


這整個夢,都好像我們選擇轉生於世的暗喻



2021年10月11日 星期一

20211011 Josh叫我去找餅乾

 夢中我是被Josh雇用,在他和F一起經營的大型雜貨店,或是複合式的商店。有個客人想買一種餅乾,那個造型是貓掌,紅色的,但沒有包裝。Josh想要我去幫他找那個商品,但他不肯確定位置,F知道,所以他告訴我大概的位置。

這時大約是早上十一點五十分左右,我的朋友突然出現,說今天是我的生日,想要給我一個驚喜,他們訂了一家餐廳,想和我一起吃午餐,我急忙地打發他,好趕快去找餅乾。

找到之後,我反覆確認了包裝袋中的餅乾是我要找的,卻發現找不到原來的入口,於是繞了一大圈才得以離開,這時早已超過十二點了。我趕緊去找朋友,他們想要去買一個買大送大的披薩,我們於是匆匆地趕去買,到達餐廳已經過十二點半了,到午休只到一點,我覺得這整個過程好匆忙,壓力好大。

這夢完全是前一晚和Josh一起玩overcooked時,來自他的壓力。

2021年10月5日 星期二

20211005 夢見Scarlett Johansson

我搭公車時驚見Scarlett Johansson上了車,接著我發現我夢過這一切,於是跟他提到這件事。他好於是也開始分享他的夢,我則是連他夢到的內容都夢到了,我們倆都很驚訝。這件事讓我們變得極為親密,最後開始交往。


2021年9月28日 星期二

20210927 麻將法術

 我和另一個人合力,要協助一個鬼魂,我的夥伴會使它現身(似乎是讓其附身在我夥伴身上)。鬼魂一現身,我就把一塊白布蓋在它身上,緊抱住它,讓其動彈不得。概念有點像是要醫治動物之前,也要先抓好牠的四肢。

但那鬼魂極力抗拒,我們試了兩次都沒有成功。後來我們覺得應是我的諮商能力不夠強,於是想找C來代替我(我好像住在C家裡)。問了問C,他沒有意願,他好像不想再做諮商了。但因為某個原因,他對我們要做的事生出了興趣。

他於是和一個應該是他阿姨的人物,在麻將桌上擺起陣,然後兩人行雲流水般地擺弄那些麻將,那似乎是一種法術,也是他要教我們的。



2021年9月23日 星期四

20210921 犧牲雙眼救人的幽魂

夢中的場景極為異色、黑暗的昭和時代日本(類似少女椿的那種感覺),但色調還要再暗一些,幾乎像是剪影了。有個手中抱著嬰孩的婦女承受著某種身體的病痛,但有個幽魂犧牲了自己的雙眼,解除了該婦女的痛苦,我目擊了那幽魂雙眼被燒毀的過程。爾後,我還是在路上看見那個幽魂無事般地行走著,手上拿著兩冊書本還是資料夾的東西,邊行走邊以那兩個東西互相敲打著。

另一個夢有點類似中世紀的場景,很多男性談論著女性(性方面的),大家似乎提到有個女性不好攻略,她的力量很大。夢中出現某種我無法描述的巨大裝置,作用類似拔河,或一種可以發揮槓桿作用的裝置。一側是幾個女性,那個難攻略的女子也在其中,夢中的鏡頭有特別停留在她臉上,她感覺非常有力量。

旁邊進來了一些男性,數量明顯比女性多,他們注意到那個有力的女性後,決定要擊敗她,因此明顯男性比女性多。我在夢中還覺得這不太公平吧。


2021年9月14日 星期二

20210912 與Rami Malek那Before Sunrise式的約會

誠如標題所示,上週六看完Bohemian Rhapsody後,稍晚小睡時便夢到我和Rami Malek約會。那是個很Before Sunrise式的約會,我們在街頭不斷移動、談心,我可以感覺到彼此之間強烈的吸引力。

後來他從一台販賣機買了兩瓶百事可樂,他取走了一瓶,耍帥地要我自己去拿另一瓶,並要我把找的零錢捐出去。但我發現找的錢很多,不只是幾個零錢,甚至發現了好幾張鈔票,我於是疑惑地把錢拿給他看,他也很驚訝,並且拿回了一些錢。

20210908 飛影的眼神

夢中,我小學時暗戀的李XX對我超親暱,我才知道原來他也喜歡我。抱他的時候,向對於他身體的厚實,我覺得自己很單薄。

畫面一轉,我在某個很像地下鐵的地方。我以為我看到Mxyx,結果不是,他是我高中同學。這時又有另一個高中同學出現,我心中覺得還真巧,他們說要拍個照,我於是接過相機。接著其他的高中同學竟又一一地冒出來,於是演變成要大合照的局面。

旁邊有個舞台,大家原要在那合照。但後來發現那舞台是有偶像團體要用的,我們於是在舞台右側拍照。

畫面再轉。我感覺好像還是和這群高中同學在一起,但身旁的人都變成幽遊白書的角色,我也是主角群其中一人。我看到主角群有種超級懷念、親密、眷戀的感覺。感覺像是大戰結束後,各自回歸生活,所以很久沒見到彼此了,這次相見讓我激動不已。

我甚至嘴對嘴地吻了藏馬,但不是出自於情慾而吻,是我必須要以接吻來表達我感受到的親密感(不確定有沒有幽助,醒來後才想到整個夢中確定沒有桑原,覺得自己滿過分的,或也許我就是扮演桑原?),走到屋外時,看見飛影坐在那,我們眼神正好對上。

那刻眼神的交流讓我感到巨大的幸福,我甚至不覺得那可以語言道盡。從那眼神的交流中,我知道,他深刻地理解我,我也深刻地理解他,我們之間無需言語,我就是他,他就是我。這一切都奠基於我們過往那一同冒險的歷史,巨大的眷戀與親密湧上,我於是也上前吻他,本來還有點擔心他會抗拒,但他沒有。

吻問他後,他只是淡淡地問我:「XXX還好嗎?」XXX是大戰結束後與我一起住在森林中的蘑菇小妖精之類的。

然後我在巨大的幸福感中醒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