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年12月20日 星期一

20211221 喜歡跟老人做愛的昭和女性

 我和幾個手足們一起出去玩,似乎要去看一場電影。但我因為和外婆和大舅搭捷運到太遠的地方,轉公車回來時,他們已經看完電影了,還去唱了歌。夢中我錯過了電影,但不知為何的,我看見了電影。

那電影是改編自一本小說,內容是一位出身昭和時代中上階層的女性,那女性出身良好、有錢、也受過教育,但卻想要經營一家專以老人為客的妓院,因為他自己就喜歡跟老人做愛,頗有種異色感,女主角由椎名林檎出演。我在書中還讀到了「我就是喜歡跟老人做愛不行嗎」之類的句子。

那女性先是找上一家也在經營妓院的黑道,想去尋求建議,但卻被誤以為是要去應徵性工作者,於是被強迫地接受了訓練。那訓練幾乎凌虐,黑道抓起主角,下半身泡在水中,看他腰可以往後折得多軟,腰不夠軟就會被推入水中。主角一次次地重複被退入水中,最終也通過了訓練。





20211219 壓抑的憤怒、洗水盆、洗腳

 我在一個小辦公室,或是一個小會診間,似乎在和某個人物談話(但她沒有現身在夢中,事後想起來,覺得像個therapy session)。我右側有個成熟的女性,有種母親的感覺;另外還有兩個國中同學在場。

不知道談到什麼,我發現自己對榮格及其理論感到極為光火,於是大肆怒罵。在場的同學問我,為什麼對榮格還有他的理論這麼生氣,我這才意識到,我其實並非對榮格及其理論感到憤怒,我只是把壓抑於心中的憤怒轉移到其上,因為那是最安全的方式,不會傷害到任何人,因為榮格已死,其理論也非活物。

我這才意識到我的憤怒其實是衝著身邊這個mother figure而來。這個母親般的角色突然慈愛地抱著我,並對我說了很溫柔的話,內容我不記得很清楚,但大概是他很愛我之類的,我在他懷中痛哭了一場。

場景一轉,我在一個很像山上小兔住的地方,一個有水龍頭可以清洗東西,也可以直接把水潑在地上的地方。我要清洗一個塑膠水盆,因為那裝過尿。我國中同學也在那,打著赤腳,我怕洗盆子的水會弄髒他的腳,於是也洗了他的腳。

醒來後,我趕緊查詢耶穌洗腳的象徵意義,那象徵淨化,加上清洗水盆(情緒的容器)加上會談的夢,這整個夢的意義極為清晰。




2021年12月1日 星期三

20211130 進退維谷

 我在一輛行進中的火車上,這輛火車來自一個很多殭屍的地方,帶著人們逃亡。本以為只有那裡有殭屍,我們要去的地方隔了一座山還什麼的,但從窗外往外看去,似乎經過的地方也已經淪陷了。

畫面一轉,我在一高處的平面上,那平面不大,大概只有可容兩三個人坐下的面積,而且四邊都沒有連接到任何地方,像浮在高空中一樣。我很害怕,一旁有人跳下去,但跳下去便粉身碎骨,但又無處可逃。

在前一晚的夢裡,我夢見M和W說話,我在一旁。W越說越接近M,噘起嘴唇,就要吻上去,W也略略噘起嘴(同時我感到心痛),但M很快地恢復理智,往我這邊閃開了,並問我,W是真的有意要與他調情嗎(M的語氣帶有責備)?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,因為W就在後面俏皮地張望。

2021年11月21日 星期日

20211122 J請我幫忙拿珠寶去退款

 J拿了一堆珠寶給我,要我幫他拿去退款。我心想,原來J還頗有錢的。

另一夢是,我回到一家高級精品店工作(夢中,我曾在那工作過),本來心中想說應該能滿快上手。但發現好像不是這麼一回事,有個女性員工溫柔地指正了我擺放項鍊的方式。後來有一團客人進來,他們說這團很豪氣,他們請我介紹包包,但我心虛地發現自己對那包包一無所知。

2021年11月18日 星期四

20211119 多處沾到屎的褲子

 我在一家旅館工作,我早早開始工作,在樓下的員工聽到聲音,好奇是什麼在樓上,但他們沒發現我已經進來了,而我有種不想被發現的感覺。我突然發現自己的內褲、外褲有多處沾到屎,我趕緊脫下看個仔細,想趁沒人發現前想辦法遮掩,卻發現有多處沾到屎,沒辦法遮掩。

我知道,那屎是因J離台而造成的悲傷。

另有一夢,我與幾個朋友臨時起意去印度,也就去了,但那幾個朋友好像有點嬌生慣養,我有點擔心他們之類的。




2021年11月15日 星期一

20211116 與Myra & 姊姊吵架

 我和Myra一起喝酒,多喝了幾杯後,他似乎去做了一件讓他後悔的事情,他事後指責我沒有阻擋他多喝那幾杯酒,我很生氣,覺得他把自己的責任推到我身上。

又夢到我姊把用過的衛生棉放在我的杯子裡,我很生氣,於是把那衛生棉放進他杯子裡。後來我也們也爭吵了一番。

2021年10月25日 星期一

20211026 空中落下的大船與飛機

 我在媽家的一個小小的,類似後陽台的地方,突然看見一艘巨大的船隻從遠方的空中直逼過來,感覺像是被某種巨大力量拋過來的感覺,不是直線落下,而是斜斜地逼近。因為那距離並不遠,我怕被砸到,趕緊躲進屋裡,甚至擔心房子都無法抵抗那衝擊力。

巨大的船隻後來就落在媽家旁邊的海岸,有看來像調查人員(或救難人員)的人來按門鈴,繼父去開門了。但他的義肢並不方便任他跟著調查人員出去,我於是跟著調查人員出去。其中一位男性,要我跟他進行一種練習,有點難用文字說明。我們身體貼著身體,幾乎像是他從背後抱著我那種距離,當他腿向前彎,我就必須向前彎;當他腿向後彎,我也必須向後彎,然後我們藉著這前後彎腿的動力在水上大幅跳躍。我覺得有點害羞又有點好玩。

畫面一轉,我在Florence車上,不知要去哪裡。右邊突然有架低飛的飛機從空中落下,距離我們很近,我有危險感,幸好沒撞到我們。但我心想不會是剛剛的調查人員吧,結果真的是,他們落下後又飛上去,接著再落下。我很擔心他們的安危。

畫面再轉,F開著車衝上一個坡道,我們要藉著那坡道衝上一台飛得很高的飛機,我有點擔心我們會衝得不夠高,但最後似乎驚險地衝上飛機了。